导航
金狮贵宾会>>党建工作>>工会园地>>工会动态>>查看详情
       黄昏,夕阳西下,好似慈祥的老人以最温和的面目观摩大地;余晖静静流泻,如纱,如水,如梦。

       窗台上,猫咪蜷缩着身子在昏睡。我蹑手蹑脚走过去,想要抚摸一下她柔软的身段。平时只要一靠近她,便如离弦的箭,飞快地射走,害怕被伤害。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和她近距离接触,她懒洋洋地睡着,感觉是孩子或者丈夫在为自己挠痒痒,样子很享受很放松。通常这个时候我都要恶作剧。我会大吼一声,把她惊醒,她抬起头看我,我的手还在摸她,脸上却挂着得意又奸诈的笑。“喵——”她惊叫一声,身体像弹簧似的弹起,惊慌失措四处逃窜,自己觉得安全了,便回过头来瞪着我,带着责备喵喵叫几声。

       这是一个偷袭的最佳时机,我想象着等会儿猫咪被惊醒时那副大难临头的样儿,就忍不住偷偷笑起来。我觉得自己像极一个贼。我一只手捂住偷笑的嘴,一只手慢吞吞朝猫咪的身子摸去。就在我快得逞的时候,猫咪突然抬起头,漠视地看我一眼,“喵——”地叫一声,而且拖得老长。我感觉尴尬到了极点,抬起的手不知如何是好。我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是被猫耍了,她故意制造熟睡的假象引我上钩,然后给我重重一击,让我防不胜防。好一只阴险狡诈的母猫,最毒妇人心。

       “喵——”我双手做猫爪状,提高分贝拖长声音大叫一声,发泄自己恼羞的怒气和难为情。

       这猫好像是有备而来,面对我的捕捉状不惊不诧,镇定自若。把我弄得很没底气,手不自觉耷拉下来。我又喵了一声,声音极轻。她也轻轻地叫,而且眼睛眨了一下。就那眨眼瞬间,我看见她的眼睛不像往日瞪我时那样神采奕奕,有一层淡淡的雾气。然后她埋下头,继续睡起来,把我置之度外。

       我一下就感觉有点悲凉,有点无聊。猫咪洞悉我的把戏,已无心思和我胡闹,用漠然的态度鄙视我呢。我的自尊心很受挫,而且是被一只猫挫,没人情味的家伙,不懂感情的家伙。我就要摸,我偏要摸。我负气地在猫咪的脑袋上揉了几把,我以为她要咬我一口,或者抓我,至少要跑掉,结果它只喵喵叫了两声,连头也不抬。我听出了她叫声的怪异,带很重的鼻音,像人在哭泣。我以为她是病了,把她的脑袋轻轻转过来,她就那么疲倦地望着我,也不反抗。我觉得自己的心仿佛是被她揪着了,她眼里分明有泪,而且写满忧郁和哀伤,还有孤独和无奈,落寞和寂寥,甚至是莫名其妙的绝望。这是人类才有的眼神。不知道猫咪为何如此这般。

       我打量四周,寻不到公猫的踪迹,当然更看不见四只小猫咪了,因为他们先后被人捉走了,昨天最小的那只白猫也被人抓了去。

       我一直以为这只白猫会逃脱和父母分离的厄运,因为她最机警最灵敏。当他们一家六口在傍晚厂里人都散去的时候会出来觅食、追逐嬉戏,我总看见小白猫跑的最快,爬的最高,当然有响动也是撤得最快的。比如我去偷袭她母亲的时候他们母子几人要是睡在一起,她是第一个醒来跑掉,然后站在安全处喵喵报告危险信号的家伙。所以要抓住她那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和小白猫相比,小黑猫就显得头脑简单四只发达,而且是个超级莽撞的家伙。雨后院子里有只金龟子落在地上,拼命扑腾着翅膀想起飞。当时小黑猫在一个高高的塑料桶上睡觉,看见金龟子心生羡慕,很想要去,于是从桶上跳下,也不视察一下地形,以为凭借自己优良的弹跳能力就能马到成功,结果落在一滩水里,吃了不小的亏。金龟子也顾不上,喵喵躲进角落,大概舔毛去了。晚上我在办公室加班,灯光从门口溢出,我看见小黑猫带着他的小队伍在门口一会跑过来,一会跑过去,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不去理他, 他干脆大着胆子跑进来,东瞧瞧,西嗅嗅,好家伙,找吃的居然找到办公室里来了。两只小黄毛看见他没事,也缩头缩脑溜进来,只有小白猫在门外张望。小黑猫大概认自己很有冒险精神,而且得到了兄弟伙的赞同,于是在办公室里跑来跑去,还跳到椅子上去转两圈,最后还朝着饮水机撒尿。他怎么知道我不会收拾他?我猛然朝它们扑去,众猫咪立即逃窜,这回小黑猫吓得不轻,出门还绊着门槛载了个跟斗。活该。

       其余两只小黄猫没有什么特色。只是每次出来我都觉得是一群,所以两只小黄猫起的是一个充数作用,带给人的只是视觉冲击,当它们被捉走的时候我心里没任何感觉。相反我觉得一白一黑更有对比效果,一家四口才显得更生动和谐,幸福美满。

       事实是两只小黄猫一前一后被捉走也确实没给猫爸猫妈带来任何不良情绪,他们依然会追逐着去爬树;在只能容下他们两个的花盆里睡觉;躲在铁树下乘凉,耳鬓厮磨窃窃私语,谈他们未谈完的爱情;傍晚的时候,偶尔会避开孩子们的目光,并排着或一前一后去野外散步,运气好会带回一只死老鼠或什么骨头回来。小黑和小白也玩得更欢,一天午后,我就亲眼看见他么在扇对方的耳光,最后又跑到猫妈身边,小白为猫妈舔舐头上的毛,小黑则用爪子玩着猫妈的尾巴,猫爸趴在不远处,静静观望母子仨儿。这是我见过的猫咪一家四口最幸福的生活画面。


供稿:刘秀英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